新型传销以众筹还债名义诱使10余万人参与-法币交易平台

“相互取暖、众筹还债”。一款名为“有钱还”的App,打着“众筹还债”名义拉用户注册,用户需不断发展下线,并通过下线缴纳的费用实现升级,其形式实为网络传销。

12月7日,新京报记者从黑龙江鹤岗市绥滨县公安局获悉,他们已于11月侦破这起新型网络传销案,并控制7名犯罪嫌疑人。截至警方抓捕时,这款App的实际经营者已发展下线会员10余万人。

目前这款App已停运,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网络上仍有类似软件和账号存在。微博上一名为“众筹有钱还”的账号,宣称“400(元)开启,助你3至9月还钱百万债务”,且账号中附有App的下载链接。

绥滨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姜警官表示,他已将记者发现的网址链接交由网安处理,发现这款App和他们侦破的案件不相关,需由报案人属地派出所进行处理。

“在其他地区,可能有人利用类似的软件和同样的传销模式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姜警官说。

以“众筹还债”为噱头的新型网络传销

今年5月,鹤岗市公安局保安支队在网上发现一款名为“有钱还”的App。

绥滨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姜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经过网络技术手段的研判和分析,他们认为这款软件的使用模式可能是网络传销,“因为没有产品和项目,光拉人进来。”

8月,当地也有群众报案称,有人利用一款名为“有钱还”的软件,以众筹还钱为噱头,在鹤岗市发展下线成员参与网络传销。随后,鹤岗市公安局指定绥滨县公安局调查此案。

经过侦查,警方发现一名利用该软件实施网络传销的燕姓鹤岗居民,以其为切入点摸清该传销团伙组织架构,发现该案中,软件的实际经营者及最高发起人为江西人林某华。

据姜警官透露,2019年7月,林某华以首年2万元后续每年6000元的价格,委托郑州市的一家软件公司制作了这款手机软件,并利用该软件以“众筹还债”为名义实施网络传销。

该传销活动以“资金池”“团队计酬”“固定公司”“投资金额少”等作为诱惑,持续以“国家鼓励众筹还债、互帮互助”为噱头,诱使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其中。

后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这款软件已发展十三万多名会员,“发展会分,涉及到全国各地。” 姜警官说。

11月13日,绥滨县公安局的专案组民警分赴鹤岗、杭州、深圳等地开展抓捕工作,将7名相关人员抓捕归案,其中一名为软件发起人,两名客服,剩下的则是达到V9(APP会员中最高等级)的主要成员。

警方调查发现,自2019年7月该软件运行开始,发起人林某华借此获利70余万,“另外几名V9成员的获利不多,流水都是一单两百的,他们分别是赚了7万、3万、1万左右。”

此外,发起人林某华聘用了两名自己的亲戚担当客服,都在远程操作,一个月拿5千多的工资,主要帮忙审核注册、资料上传等事项。

目前,这几名犯罪嫌疑人都已经表示认罪,并且根据流水账单,主动上缴违法所得。与此同时,警方联系该App的制作方,将源文件删除,停止服务器的使用。

据姜警官介绍,根据“有钱还”App的规则,会员共计V1级至V9级9个级别,参与者想要成为V1级会员,需给推荐人和其关系最紧密的V9级会员各转账200元。

每名会员可发展3个直接下线安置在自己会员号下,如再发展下线,需安置在下线会员之下,V1级会员给上线转账200元,即可升级为V2级会员,以此类推可升级至V8级会员。

如需升级为V9级会员,除3名直接下线会员外,每名直接下线的下级会员需达到27名V2级以上,即共计拉81名V2级以上会员。V9级会员每个月需向林某华交纳400元管理费。

这款App打着“众筹还债”的名义,要求群众在扫码入会时提供欠债凭证,然后通过众筹的方式,让大家帮忙自己还钱。姜警官提到,“但实际上,这些欠债凭证可有可无,哪怕你写一张不存在的欠条,也可以成为会员,开始拉人。”

民警在审讯时得知,有人是在酒桌上被请客的时候抹不开面子,便花钱入会。但也有人是为了继续发展挣钱的。“在发展下线时,不少人都是拉自己身边亲友入伙”。

鹤岗市公安局的视频号“边城警视”显示,一名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审讯时说,自己最近做买卖赔钱了,看到这款App介绍称能还款几十万上百万,“诱惑力挺大的,我才上这个圈套。”

在使用的过程中,这名嫌疑人得知,要想还这么多钱,不是普通级别可以达到的,“有人注册在你底下了,你收200块钱,等他底下再有人注册,(钱就给他的上线了),我不上V9就收不到钱了。”于是他加入会员,并想方设法地达到V9级。

为了升级,他将自己的身边人都拉了进来,“一个是我妈的干姑娘,一个是我外甥,一个是我媳妇。”最后,不仅自己没有赚到钱,还赔了钱。

仍有其他“众筹还债”账号及软件存在

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网络上仍存在其他“众筹还债”账号及软件。

微博上有一个名为“众筹有钱还”的账号,其简介写着:“有钱还App众筹还款工具,400开启助你3至9月还清百万债务”;最近几日,该账号不断发布带有“众筹清债”、“清盘翻身”等信息的海报和视频,且账号下方配有App下载地址。

新京报记者发现,上述下载链接及在线登录链接仍能打开并注册账号。注册后,便有了邀请码,可以邀请用户加入。App页面分为首页、计划、钱包、我的四部分,首页头栏滚动宣传“3个月还清10万信用卡”、“上线一周年还款0手续费”等信息。

“众筹有钱还”微博运营人员的微信聊天截图。

根据账号中公布的微信号,记者联系上自称负责该微博运营与推广的工作人员张销(化名)。他表示,自己原先也是负债者,通过这款软件得到收益后才开始分享,目前已经赚了两万多。

据其介绍,“众筹有钱还”没有公司,平台由V9级别的老师共同维护,“这只是一个还债的工具,平台里没有一分钱,众筹款都是点对点打到会员自己的支付宝或者微信账户里。”

张销称,这款App以全体负债者为核心,帮助负债者解决现实困难,类似水滴筹和轻松筹,“你有没有债务都可以用,得到的钱任意支配。如果没有负债凭证,可以自己写一张。”

这款软件也是400元入会,其中两百元给邀请人,180元给V9会员,20元则给App运营费用。每升一级,需要给上一级打款200元。如果升至V9,则需要81名V2的下线。

聊天过程中,张销发来几个视频,内容包括“律师都加入App、我们的工作室就在派出所对面”等。当记者询问其工作室地点时,对方称在江苏省徐州市雎宁县邱集镇,但随后又说“全国有很多工作室呢,我在上海工作。”

12月7日晚,新京报记者将这一情况告知姜警官,姜警官将网址链接交由鹤岗市网安,发现软件下载地址和登录地址与侦破案件的不同,这款App和他们侦破的案件不相关,建议向其工作时所属派出所报案处理。

“在其他地区,可能有人利用类似的软件和同样的传销模式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姜警官说。

软件制作公司如知情同样构成犯罪

鹤岗市绥滨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侦破的案件中,这款App是由林某华找到郑州一家公司制作。姜警官表示,如果该公司明知客户搞传销却仍然提供服务,则属于帮助信息网络犯罪,目前尚未查实相关情况。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表示,如果这家公司所做软件本身程序合法,对于犯罪分子利用该App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不知情,且自始至终未参与传销犯罪活动,那么既然不知情,就不构成犯罪;如果该公司知情,其行为可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赵良善建议,针对这类程序搭建公司,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或国家网信办等部门,平时就应做好监管,进行不定期的检查。如发现这类公司违法犯罪,或者为违法犯罪提供技术支持的,当地警方可以及时介入调查。

数字货币怎么开通中国传销骗局最新名单全球博览航空公司空保招聘什么是社交货币 如何使用唐三镜股票代码中币网交易平台app官网下载火星币官网app区块链打新靠谱么币圈交易所前20排名b站给别人投币有什么用我国中央数字货币的发展与影响9000万光绪元宝图片被诈骗的钱有转账记录能追回满星云可以投资吗世界最值钱货币排行榜前十名图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项目分析

    昵称

  •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