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交易 ——起底 USDT 场外交易-怎样查询数字货币交易所是否正规

虚拟货币面对面场外交易,看似安全实则暗藏危机。

“相较于在虚拟货币交易所转账,面对面现金交收可以绕开银行审查,实时确保交易完成,避免交易任意一方卷钱跑路,在香港地区俨然成为一种受欢迎的交易趋势。”一位香港虚拟货币找换店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正规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购买比特币需要实名认证,投资者需要在平台上认证个人信息,按照提示上传身份证、护照、住址证明等信息;使用 Bitcoin ATM 认购比特币,则需要支付高达 10% 至 15% 的手续费,而且 ATM 机逐张清点现金,这就使得交易路径有迹可循。

据 PeckShield 派盾反洗钱报告数据显示,2020 年未受监管的虚拟货币出境规模高达 175 亿美元,较 2019 年增长 51%,且仍在快速增长。虚拟货币在灰色产业主要呈现三种用途:贩毒、网赌和资金外逃。在这条隐秘的灰色产业链里滋生出大额的场外交易市场。

CoinHolmes

一手交钱一手交币 隐秘的场外交易

“我们做港元,”李英(化名)称,自己提供出比特币、泰达币(USDT)收法币(港元)的服务,“卖家只需要提供一个虚拟货币收款地址,待转账确认后,收付款可当面清点、查收。相较于场内交易,我们不会过问买家的资金来源、身份信息,而且金额上不封顶,只要提前谈好佣金就好。”

像李英这样的炒币老手,开始转向打通黑灰产世界上下游的“生意人”越来越多,他们在虚拟货币的隐匿之下,为黑灰产业不断“输血”。

“很多人认为这种一手交钱一手交币的场外交易很安全,实际上存在很多潜在的风险。” PeckShield 派盾旗下反洗钱态势感知平台 CoinHolmes 的专家表示。

他解释道,从买家的角度来看,由于不清楚卖家的底细,很容易收到来路不明的虚拟货币,从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卷入洗钱案件中。

据 CoinHolmes 观察发现,有一些曾参与 OTC 交易的商家、玩家的银行卡在我国 2020 年启动的「冻卡潮」中被冻结,更有甚者,或因卷入洗钱案件配合相关执法部门调查。

从卖家的角度来说,提着一大箱现金在街上晃荡很容易被盯上。在 CoinHolmes 协助调查的案件中统计发现,OTC 交易资金量级往往都在七位数以上。近期 CoinHolmes 从协助警方办理的场外交易案件中观察发现,场外交易开始转向面对面现金交易,如果没有及时将现金安全存储的话,就会出现被抢被劫的情况,而且可能遭遇“杀猪盘”。近期,在我国内地和香港地区都发生过 USDT 场外交易被劫事件。

“在我们近期协助调查的案件中,就出现通过社交平台伪造买家身份,成功进行几笔几十万元现金兑虚拟货币的场外交易,在构建买卖双方信任后,再提出大额度交易把卖家引入提前做好的局的情况。一般这种交易都约在天昏昏暗的时候,且选择人烟较稀少的地方,待收到转账后协同同伙进行抢劫,这种买家大多是有组织的东南亚团伙。”CoinHolmes 反洗钱专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涉黑灰产业的案件中,犯罪分子愈加青睐锚定美元、价值稳定、同样具备隐匿性的泰达币(USDT)。

据中国检察⽹数据显⽰,2020年来已经有 85 例与 USDT 关联的犯罪案件,⽽在2020年之前只有 5 例。

在 CoinHolmes 协助办理的泰达币(USDT)场外交易被劫案件中,CoinHolmes 结合已有的上亿地址标签,快速锁定目标相关交易地址,并协助执法机构和(USDT)的母公司Tether.Inc 进行司法调证,将可疑地址列入黑名单,及时、有效地拦截和阻断可疑的 USDT 的转移,为相关执法部门侦破案件争取时间,增大追回受害人损失的几率。

CoinHolmes

“飞车党”设局 交易老手中伏

据 CoinHolmes 统计,半个月内在香港地区发生两起虚拟货币场外交易被劫案。

1 月 3 日傍晚,36 岁的李先生成功与 2 名南亚买家当面交易价值 100 万港元的比特币后,第二天(1 月 4 日)下午, 2 名南亚买家再次通过微信与李先生联系,欲再与其交易价值 300 万港元的比特币。

2 名南亚买家与李先生在买家行驶的车上完成交易,李先生通过网上户口转账 15 枚比特币至指定账户,买家给予 360 万港元现金,当李先生在车上点钱之际,买家行驶的私家车停靠在某一山坡上,彼时另一辆私家车靠近,跳下 3 名南亚大汉破门抢走交付的 360 万现金及 2 手机后迅速逃离,随后买家将李先生踢下车驱车而去。

据悉,受害人自 2020 年 3 月至12 月期间,经网上交易平台牵线与南亚买家成功进行 5 至 6 笔虚拟货币交易,获利 10 万元港币,在交易 100 万港元的比特币后准备大干一笔,岂料堕入陷阱。

半个月后,1 月 18 日,殷女士与人进行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USDT 现金交易时,被 3 名持刀、棍男子抢劫 350 万港元,劫持者将该女子反锁于一单位内,并迅速驱车而逃。据悉,殷女士曾与“买家”完成 3 次交易,每次交易金额约 60 至 70 万港元,由于双方长期“合作愉快”,进而促成此次“大额交易”。

据港媒报道,南亚假借交收虚拟货币行劫的事件早有先例,2018 年一名男子误信劫犯假扮的卖家,依对方指示携 140 万港元现钞当面交易,不料遭到伏击现金被当街抢走。

据 CoinHolmes 观察发现,内地地区也曾发生过场外交易“黑吃黑”的情况。据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 年 7 月 至 9 月期间,一个黑客团伙四次入侵打着“区块链”名义的诈骗平台,并盗取资产 512 万元。

在入侵得手后,黑客们联络了一家境外洗钱平台。境外洗钱平台要求分 7 成作为佣金,黑客们应下高额费用后,没想到洗钱平台吞掉所有资产后“跑路”。被告邓某在法庭上供述,当时他们五人在车上与洗钱平台联络,洗钱平台坚称自己没收到钱,当时就怀疑他们被骗了。

2020 年以来,我国上下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反洗钱”和断卡行动。虚拟货币成为严打领域,部分虚拟货币 OTC 商因此受到波及,这也倒逼 OTC 转向面交,“铤而走险”无疑是将自己置于更大险境。

作者:PeckShield;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凡“得得号”文章,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由投稿人保证,如果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得得号平台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内容,请广大读者监督,一经证实,平台会立即下线。如遇文章内容问题,请发送至邮箱:linggeqi@chaindd.com

哪个交易平台不需要实名认证虚拟币诈骗立案标准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圈交易所前20排名全球数字货币pi币官网下载中国数字货币钱包怎么下载如果转账被骗了钱能否追回钻石值钱还是金子值钱深圳数字货币龙头股300045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排行数字货币最大受益股romanex数字货币交易所中国自己的虚拟货币华云数字是国家平台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官方编辑

    昵称

  • 取消
    昵称